下载APP
  1. 首页
  2. 玄幻奇幻
  3. 福瑞控的修仙道(人兽NPH)
  4. 契约

契约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怎么喂不去,是因为他还没有意识吗?

“呃……怎么回事。”

这是她……产了!

“护天衣、光缎、护心符……嘶,家可真富。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

利刃毫不犹豫的割裂雪白的皓腕,开宋辰的嘴角直接将血去。

一阵从未受过异样的觉升起,宋明夕酥麻,还未清状况,便看到衣衫

都是些昂贵的上等法符箓,是她作为御灵门宗主时绝对买不起的东西。

为了让他更舒服些,宋明夕让他枕在了自己膝上。

宋明夕微微皱眉,她现在还未恢复全盛时期,可不能随便浪费血。

“拽我什么,要留我在这里睁睁看着你死吗!”

不会吧,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……

藏在发间的那质凸起,是曾经的双角断裂后留的痕迹。

本想将宋辰的中,没想到床上昏睡的青年不知何时竟将齿关咬死,这宋明夕只能卸掉了他的

死期延迟了两分而已。

血污在发稍凝固,宋明夕却如往日一般,将手发间搓,这是她曾经最喜的事。

却没想到宋辰剧烈的咳嗽起来,仿佛漏气的风箱,发嘶哑的悲鸣,一腥臭的黑血吐,混杂着香甜的血丝。

刚想起,却被床上之人死死拽住衣角,这般力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垂死的昏迷之人。

想起两百年前,这孩宁愿挨罚都不愿用宋明夕特意炼制的血药提纯血脉,就这般厌恶她的血味吗。

等等等等等等等等……!

明明意识不清,却仿佛冬夜中的旅人迫切的靠近唯一的篝火,黏在宋明夕侧。

看来还是得用老办法。

一番折腾来,的状况更加糟糕了。

用灵力填补生命力的失,可宋明夕刚刚结丹,宋辰看样已踏元婴后期,一条溪如何填满涸的大海。

“怎么还是这般倔!”

换成任何一妖兽此时都无法抵挡诱惑,早扒在鲜血淋漓的伤起来,但满溢的鲜血缓缓顺着嘴角,散发着甜香的血被尽数推拒。

但却没有一样是能治疗宋辰妖的。

没有办法,宋明夕只能再领着冥鲛去找些给妖兽治疗的草药。

那脑袋拱啊拱啊,上的包就蹭到饱胀的峰。

指尖的很,为了能确保吞掉血,指腹已经到了,原本平和的面庞突然扭曲,宋明夕原以为他只是因为这个姿势难受。

宋明夕有些气恼,恶狠狠的凶了句,看着宋辰气多气少的样,叹了气,坐回到了床边。

即使宋辰心理上再怎么抗拒,但是野兽求生的本能还是会控无意识的。青年的脑袋不安稳的在怀间拱嗅闻,仿佛在寻找什么。

用了张治疗符箓愈合了伤,这一次宋明夕只用匕首尖在指指尖轻,圆的血珠溢

宋明夕现在上没几样东西,便在屋中翻箱倒柜,还真让她找到不少好东西。

碍于还有个男人躺在她的膝上,宋明夕只能扯开一衣领窥视,只见几滴白挂在过分凸尖之上。


【1】【2】

章节目录